您好,歡迎來到中國工控網   請 登錄免費注冊
服務熱線:
當前位置:首頁 >> 資訊頻道 >> > 行情動態 >> 華為將四肢伸展到了東莞,松山湖體系完整的超乎想象

華為將四肢伸展到了東莞,松山湖體系完整的超乎想象

時間:2018-7-19 16:34:00   來源:   添加人:admin

  6月30日,深圳慶祝改革開放40周年的燈光秀在福田開始預演,深圳燈光夜景的燦爛奪目和圍觀的人山人海,刷了一晚上的屏。

  7月1日,華為將2700多名員工,從深圳龍崗的華為基地,搬遷到了東莞松山湖溪流背坡村。從7月2日起,包括華為研發等部門在內的這些員工將開始在東莞松山湖上班。

  ▲華為本次搬遷目的地東莞松山湖溪流背坡村

  華為對此的回應是,本次搬遷是研發團隊和一部分其他部門人員,是正常業務布局。華為和深圳市政府簽署過“扎根深圳,展望未來”合作協議,華為會留在深圳,不會搬遷。

  華為總部不會離開深圳,但華為的員工和業務部門向東莞松山湖轉移,從2008年就開始了。

  2008年,華為在松山湖建立負責供應鏈的工廠南方基地,2014年開始建立的華為終端總部,也是此次大規模搬遷的目的地。與此同時,松山湖里的華為培訓學院、華為研發實驗室等多個項目工程,也依然在建設中。

  華為將四肢伸展到了東莞

  華為的深圳總部,距離松山湖總部,約為50公里,駕車需要1個小時左右。

  松山湖除了有自然風景優美的環境,也因為南臨深圳、香港,北靠廣州,成為“廣深港”走廊的腹地。

  ▲松山湖在廣深港走廊腹地

  松山湖用大量的工業用地以及政策優惠,吸引著包括華為、大疆、中集、長盈精密等眾多高科技產業,換取它們將部分業務放在當地。

  可以說,松山湖代表著東莞,一直在承接“廣深港”溢出的產業,成為東莞最重要的技術創新區。松山湖還有著多個粵港澳合作平臺,覆蓋機器人、文化創意產業、電子信息等多個領域。有數據顯示,松山湖已經聚集了大約250家機器人企業。

  早在2016年,華為創始人任正非接受采訪,在回答“您覺得深圳未來的危機在哪里?”這個問題時,他認為產業不會總是聚集在高成本的地方,同時深圳已經開始沒有大塊的工業用地了。

  當時他說:

  140年前,世界的中心在匹茲堡,有鋼鐵。70年前,世界的中心在底特律,有汽車。現在,世界的中心在哪里?不知道,會分散化,會去低成本的地方。高成本最終會摧毀你的競爭力。而且現在有了高鐵、網絡、高速公路,活力分布的時代已經形成了,但不會聚集在高成本的地方。

  深圳房地產太多了,沒有大塊的工業用地了。大家知道大工業的發展,每一個公司都需要一定的空間發展。

  我們從公示的信息了解到,華為松山湖總部基地,總投資為100億元,于2014年9月動工,占地面積為126.66萬平方米,約1900畝,總面積約為126.7萬平方米。華為依然在追加松山湖的置地。相比之下,華為在深圳占有的土地面積為2460畝,兩個總部的占地是旗鼓相當的。

  華為松山湖總部的規劃是一個歐式風情的建筑群,仿照牛津、巴黎、盧森堡、溫德米爾等歐洲著名城市的建筑風格,由12個建筑組團構成。華為的歐洲小鎮內,還有一條總長度為5.6公里的有軌電車,共設立12個車站。

  ▲華為松山湖總部的歐式建筑,圖片來自:華為員工

  自從華為開始將工廠、研發等業務部門向松山湖轉移,松山湖的發展規劃都配合著華為改了好多次。早在2016年年初,東莞就對外公布,2015年華為終端在當地企業中已經是主營業務收入、納稅的第一名。

  與此同時,華為給松山湖帶來了明顯的產業集聚效應,在華為小鎮隔壁的中集智谷產業園里,2015年售罄的一期工程,每平米均價在8-9千,而今年年初還在租售的二期工程,均價已經上漲到了每平米均價1.2-1.8萬。

  中集智谷的銷售人員曾向到訪的媒體表示,入駐園區的企業基本都是華為上下游產業鏈的,他們都是沖著華為來的。

  華為小鎮不缺住房不缺幼兒園

  企業搬遷,可以依靠公司本身來解決,而住房問題和子女教育問題,屬于社會功能轉移,這些問題往往需要企業以及所在地的政府有關部門共同出手解決。

  為了解決員工搬往松山湖后的住房和子女教育問題,華為出手一點也不吝嗇。

  ▲仍然在建的華為松山湖總部,圖片來自:視覺中國

  從2015年開始,華為已經拿下共十宗限價住宅用地,用于建設員工配套住宅。在今年年初,華為已經開始在松山湖向員工提供共計3萬套的住房,其中在松山湖溪流背坡村的第一批住宅,可以容納5000多人居住。

  ▲清瀾山校園規劃圖,圖片來自:清瀾山學校

  華為與清華大學附屬中學在松山湖合作辦校,由華為投資控股有限公司出資,由清華附中負責學校教育教學和運行。目前清瀾山學校的招生對象為學前班至12年級的學生。

  華為深圳總部,已經是一座有著完整基本設施的“城邦”,食堂、住宅、醫院一應俱全。然而從松山湖總部的規劃看來,他們是要在當地建一個更加完整的“城邦”。

  近些年來,不斷發展壯大的科技互聯網企業,幾乎都有過搬家史,從城中心向外搬,獲得的空間也越來越大。

  在人口密集、用地緊張的北京,新浪從四環內搬到了五環外的后廠村,京東從北四環搬到了東五環外的亦莊,網易從五道口“宇宙中心”剛搬到了西二旗。只是北京很大,往京郊轉移依然是在北京。

  而以華為的體量,以及他們的用地需求,深圳的土地供應能力無法滿足,華為只能從深圳龍崗區的坂田上高速,往西北走上50公里左右,找到松山湖,也出了深圳。

  感覺自己更喜歡深圳吧”

  7月1日搬遷的這一部分員工只是其中一個批次,據稱,華為深圳總部的上萬名員工,將分為三個批次搬往松山湖總部。在深圳坂田的基地,還有不少人,在等待下一個搬遷批次的通知。

  一個入職華為超過十年,評級在18級的研發人員告訴愛范兒,他們部門的搬遷時間還沒有確定,但能夠確定的是,肯定要搬往松山湖。

  作為已經買房定居在深圳、孩子妻子也在深圳的人,他顯得有點無奈,但他選擇服從安排,“習慣了深圳,肯定是希望留在深圳,在家的附近,搬去松山湖了以后,會每天坐班車上下班”。

  東莞松山湖與深圳龍崗之間的高速路并不短,自己開車不僅累,還需要每天40元的高速路費。對于加班是常態的華為研發員工而言,每天加班后依然需要趕晚班班車返回深圳,確實是一件挺累的事情。

  另一位入職華為兩年的研發人員,他目前所在的部門將在近期搬往松山湖,為了留在深圳,他正在申請轉到不需要搬走的部門。雖然松山湖的環境會比深圳好一些,提供的福利也不薄,他說:“反正對東莞沒什么興趣,想留在深圳也沒有其他原因,主要還是感覺自己更喜歡深圳吧。”

  而深圳的獵頭最近也在密集出手,挖那些不愿意前往東莞的華為員工,這次搬遷涉及的華為研發員工,他們在深圳南山科技園那一圈,總能找到對應合適的崗位。

  40歲的深圳對科技公司依然有吸引力

  雖然從2014年開始,深圳就有科技公司陸續搬往東莞、惠州這些周邊城市,手機廠商vivo也要搬往東莞。但高房價、高生活成本的深圳,依然是人才吸引力強勁的城市。

  今年6月,中國社會科學院財經院發布第十六版《中國城市競爭力報告》,報告顯示,深圳綜合經濟競爭力指數蟬聯第一,可持續競爭力指數排名第四,宜居競爭力指數位居第十。

  在評估城市競爭力的三個指標——人口密度、經濟密度和經濟活躍度上,深圳的表現是這樣的:

  人口密度:6000人/平方公里,全國平均水平41倍,全國第一世界第五,依然在加速流入

  經濟密度:深圳地均GDP達11.24億元,全國首個地均GDP超過10億大關的城市

  經濟活躍度:創業密度全國第一,每千人擁有的商事主體、企業數量,均居全國大中城市首位

  今年6月,深圳也加入了“搶人”大戰,政策包括:大專以上學歷應屆畢業生落戶,系統自動“秒批”;今年起新增安居房、公租房等,比例不低于60%等。

  對于一個城市而言,年輕活力有專長的人才是保持自身競爭力繼續上揚的重要保證,對于科技公司也是如此,優質人才與科技公司相互聚集。

  然而相比北京、上海、廣州、杭州,深圳的土地供應能力是個明顯的短板。這個短板造成了連續上漲的高昂房價,導致人們生活成本上升,企業的用人成本也在不斷飆升。

  有人說,“深圳用上海三分之一的土地,供養著相當于上海三分之二的人口”,這句話確實點明了深圳在面對的挑戰。然而正是由于制造業等產業外移的緣故,人員出現更優質的流動,深圳的創新名片依然金光閃閃,繼續參與搶人。

  華為沒跑,是深圳裝不下了

  自從東莞松山湖的項目規劃開始公示,“華為撤離深圳”、“別讓華為跑了”的文章和觀點就開始流傳。任正非本人也曾親自回應過這些觀點:

  深圳有著良好的法制化、市場化環境,在城市硬件和軟件兩個方面都為華為的成長提供了良好的支撐。深圳這幾年總的各方面建設都是不錯的,我天天都在看新聞,我們都很高興。

  華為和深圳曾經相互成就,雙方在簽署的協議中,華為會加大在深圳的投資,建設國際化的總部,而深圳將為華為的經營發展繼續提供保障和服務。

  這一次搬遷,可以說是,華為的“四肢”隨著深圳的產業轉移,伸展到了東莞,這些“肢體”將吸收利用當地提供的優厚條件,進一步擴展企業體量;而作為總部的“大腦”,依然在深圳。

校园亚洲色无码